关于链改的思考(上)

浏览量:101 次

给“链改”一个定义


链改,简而言之,就是应用区块链思想和技术去改造现有的社会经济组织以实现技术与治理的升级进步。



具体说来,就是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包括政府在内的各类单位组织业务运行过程中,以改造目前普遍存在的信息易被篡改、因难以确定或分清责任而常被撒奸耍滑者弄虚作假且易得逞的管理规则、程序、方式等,通过由链式数据结构、密码学、共识算法、智能合约等现代信息科学发展起来的具有“不可篡改、历史可追溯”属性的区块链思想与技术治理改造,使组织信息清澈、人员证责明晰且利权分明,使监管及运行效率在密切各环节节点关系基础上得以提升,扬正抑邪、促进劳动社会有效化而实现社会经济发展进步。


链改是一种现代技术改造,可以视之为“技改”;链改也是社会治理模式的现代化改造。链改的结果将实现人、政、企可信互信,清爽而美好的社会形态。


为什么要“链改”?


1,链改使创造财富的劳动有效化,改掉严重制约社会经济发展的老大难问题


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首先是人的问题,让人能够充分发挥其聪明才智与资源有效结合,才能使财富源源不断地创造出来。“财富=资源+有效劳动”是一个经济规律,社会经济活动围绕着财富的创造与拥有来进行,自然资源与生产性资源的状态是决定财富质与量的一个关键要素,有效劳动更是其重要的因素。只有两要素的有机有效结合,才会有财富持续地被创造出来。


而要实现劳动的社会有效化,信息的真实与畅通、基于确真信息的管理精准及高效,以做到权责分明、赏胜汰劣,是非常必要的。很难想像混乱不实的信息能够作出准确、正确的决策,也不可想像一个“弄虚作假、投机取巧、人浮于事者处处得逞”的经济组织能够有持续良好的经济效益。


在区块链技术产生之前,主要是基于带有主观能动性的人通过说教及规则的制定来尽力使之有效化;但人治方式一方面柔软通融,另外一方面尽管有书面的规则制定,但人心不可测使之充满着不确定性;那些投机取巧者往往利用规则词汇的可解释性以及具有治理权的人之易受影响的缺陷而钻空子搞蒙骗,诸如“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欺上瞒下、偷梁换柱......”的现象比比皆是,挫伤的是踏实劳动使之有效化人员的积极性、助长的是油嘴滑舌、撒奸胡混者的横行,徒具形式的劳动而难以有效化。



通过将确定的具有“不可篡改、历史可追溯”功能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到经济组织中进行“链改”,那么首先就可以使那些妄图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偷梁换柱者在计算机信息系统明确确定不可通融篡改的状态下缺乏了蒙混过关的可能性,从而改掉严重阻碍社会经济发展的老大难问题。


具体说来,链改有利于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及央管企业的各类信息真实及有效性进行把握,从而为决策的准确及时性奠定基础。


链改将改变过去政府出现的“监管的名义性而落不到实处”的问题,使原来如同一座座孤岛式的企业、基层政府以及中央政府通过链改而有机且硬约束地连接起来,从而彻底改变“政不出中南海”的尴尬局面。


利用区块链技术后,央行等监管机构不再需要逐个审查相关机构的操作,只需要访问交易的共享记录,这样就能监控现金流,并对金融体系内的整体流动性和风险分布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此外,当区块链技术用于银行业时,智能合约可用在各种金融机构与中央银行之间以及银行与客户之间的协议或交易。而数字身份可以使金融机构在发放贷款前确保客户的信用等级,这将大大降低坏账的可能性。链改的分布式账本技术(DLT)还能将影子银行从金融体系中剔除。


当然,对于管理着众多分公司子公司的集团企业也可以通过链改而实现低成本高效率地使整个集团人、财、物各尽其宜的状态。


2,链改可以形成即便产权不清晰也能较有效创造财富所需要的那种激励机制


我们讲资源之产权确定的根本性重大意义,就在于因为明确了所有权及收益权的个体归属而形成了内生劳动社会有效化的机制,从而无需外力驱使压迫就可以促进财富源源不断地创造。而在产权不清晰的状态中,则易呈现出资源闲置与无效劳动共存、难以创造财富的局面;这也是造成社会贫穷落后的根源所在。因此,社会经济学界经常呼吁要明晰资源产权以促进发展。但历史的惯性以及牵涉面太复杂,不少可创造财富的资源产权不清晰还就只能被默认。


产权不清晰状态下又试图使资源能够较为有效地创造出财富,故而,“承包制”、“租赁制”往往成为了最为现实的选择。不过,这些方法导致的急功近利、暗箱操作往往导致资源的破坏及利益的输送,并且难以追责,故而绝非长远之计。


如今的区块链技术,在资源产权尚不能作明确之前,也可以应用,使其与劳动有关的合约权责利明确、并在计算机信息系统以及众机构、众人的参与见证所形成的可信而不可篡改的证据确保下,通过信息的公开透明以及公众确认,也能基本实现产权明晰下内生促进财富可持续创造的效果,只不过可能是离散的、有时限的。故而,对于政府机构、社会组织及国有企业这种产权尚不能明确归属于具体个体的经济组织形式,如果能够参与到“链改”中来,并非就不能达到产权明晰后的那种劳动社会有效化的效果;只不过这是通过计算机区块链先进技术实现的,而非产权的明晰内生化的。


显然,中国特色的国有企业也是完全可以参与到“链改”的潮流中来的,也是应该上链的。简单说来,国企链改至少有以下好处:1,权责清晰并留证,强化谨慎有效管理,避免拍脑袋工程、防止职务犯罪;也有利于上下级关系的处理;2,强化监事会有效制约董事会等运营班子合法合规的工具手段,证据的可信让监察、检察及司法系统更有效对管理层形成影响力;3,融资与放货者的可信而高效安全,信息的可信而利于价格发现及客观判断。



3,“链改”也可以为那些可实现劳动有效化的可信国有企业解决资金融通问题


在使劳动社会有效化方面,资金也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完全可以视为一种使资源与劳动能够紧密结合的不可或缺的融合剂。


前面提到通过“链改”,可以为难以确权的政府机构、社会组织及国有企业提供一种接近产权清晰制度下的激励机制。


在政府机构、社会组织及国有企业直接融资发展方面,链改也能起到甄别赝虚、定向精准的作用;而且这种基于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直接融资将会使资金使用与管理富于效率而成本相对低廉,并大幅度消除乃至杜绝掉那些通过弄虚作假、恶意包装方式骗取资金的现象。也即,将使那些真正敢担当、敢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的国企经管人员提供低成本高效率融资的方式以促进企业的成长,也使那些尸位素餐者再难以通过寻租方式获得挥霍资本。


链改,并非只可“无币无TOKEN”之改造,但也不能仅仅是挑战法币发行代币TOKEN的币改,而必须使之应用于“资源+有效劳动=财富”的紧密结合中,这样才能真正推进社会经济的发展,也才能为政府所接受。即链改是要实现社会财富的增量,而非是财富体现的法定货币通过一些所谓的加密数字货币或TOKEN工具从众多人手中转移到小撮人银行帐户中的零和或负和博弈。


“链改”后的政府机构、社会组织及国有企业也可以发行自己的TOKEN,以供拥有资金的投资者认购;由于链改后的企业信息通过区块链的公认机制、不可篡改等本质要求而不得不真实有效,“链改”中智能合约通过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强制执行,也使得有了内生的机制迫使资金使用者不得不严格履约;这就为那些踏实整合资源以创造财富的经济组织提供了获得资金的高效低成本机会,也使那些试图蒙混、撒奸取滑者提供的信息得不到公认而难以获得资本,实现优胜劣汰的效果。


之所以能够低成本而高效,首先就在于这种直接融资不再需要中心化的评估审计等中介机构,其次,也不再需要中心化的交易平台。


总之,建立在“链改”基础上的直接融资,才会使资金真正有效地运用于资源的挖掘利用及财富的创造上,而非投机与挥霍浪费;才能实现诚信融资、诚信用资、努力创造财富的理应目标。


4、链改将是继中国股改后再度推进社会经济稳健乃至强劲发展的技术改造及改革运动


发端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股改运动(股份制改造或改革运动),通过政府设立证券交易所、推动大型国企进行股份制改造,以分权制衡理论基础上的法人治理结构基本淘汰了原来集权而僵化粗放的企业管理模式,吸引了各类性质的资本参与其中,激发了国企高管及员工整合资源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为实现社会经济的大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兴起,深化股改运动,充分发挥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储存、信息不可篡改、历史可追溯”等技术优点,让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在整合资源创造财富的机制中所需要的信任信用、硬约束激浊扬清贯彻其中,也就能使积极追求财富的创造者更加意气风发、尽量挖掘其主动能动性而繁荣社会经济。


链改运动也可以视为中国开启的股改运动的深化,它并非刻意要去改造某种现成的生产关系;它只是着眼于一种基于计算机运行的技术力量的良性优化应用。


在区块链世界中,计算机是各种约定的忠实执行者,尽管它依然是在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人操作下;但基于加密算法代码基础上的区块链技术,用数字签名来证明身份,用哈希指针来确保内容没被篡改,用智能合约来保证程序能自动执行,使计算机成为了利益涉及的各方建立互信并溯源追责的可信机器,也由此改变了人与人、人与组织机构的原来弱信任或高成本信任的关系,也由此悄悄地在时间的流逝中消减掉人与人、人与组织机构存在过的那种以暴力为基础的被迫服从关系,并进而在可信互信的社会氛围中踏实地利用资源创造财富。


链改,将使中国社会经济增长方式推向更高层次的一场技术改造或改革运动。


它未必是一场强制性的产权改变运动,但它可以通过治理方式的电脑硬约束变革来促使人财物的优化配置。它将彻底改变人治方式的柔软通融及人心不可测的不确定性,它使那些油嘴滑舌、投机取巧、撒奸耍滑者面对电脑以及众机构及众人的参与见证所形成的可信而不可篡改的证据下失去沾便宜的机会;从而可基本实现赏正惩邪、可信互信、激励进取的清爽社会形态。


关于“链改”中可信社会经济组织融资问题的分析


承接上述第3点链改“也可为诚信踏实发展的社会经济组织融资功能”做进一步的分析,因为这也是“链改”能否推进的最关心也是关系到可否持续推进的问题。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能够直接融资,这在“币圈”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明;但也充分展现了那些并没有贯彻区块链技术思想管理下的直接融资活动带来的鱼龙混杂、坑蒙拐骗的严重问题。目前那些所谓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都还处于绝对的中心化控制状态。这显然不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也绝不可能是“链改”的方向,反而是需要做根本性“链改”的对象。区块链技术应用下的融资活动不应该会出现“币圈”的那些乱象。


发展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区块链技术也在完善之中,比如路印协议、墨客链通的研究开发。路印协议发起的初衷就是要解决交易所中心化的问题。据介绍,它已经具备了以下功能:


可跨链在多个智能合约公有链上实现,而不依赖于某个特定平台,任何一个交易订单皆可以被广播给多个交易所,被这些交易所并行撮合。一个订单可被一个交易所撮合成功一部分,被另一个交易所撮合成功另一部分。该协议使交易所之间处于竞争关系,因此订单会被更快、价格最优撮合。


使用路印协议下单,交易不会因交易所被DDOS攻击而无法得到及时撮合。订单在区块链外生成,传播、撮合;链上清算转账。一次撮合可将十几个包含不同类型代币的订单做环路撮合。


路印协议订单中的卖出TOKEN不必充值到交易所做资金托管,在下单、撮合、清结算过程中一直保存在用户自己区块链的地址中。订单不锁定用户区块链上的TOKEN,下单后用户依然可以任意使用自己的TOKEN,余额不足时路印协议自动调整订单的数额且保持价格恒定。使用路印协议,交易所倒闭跑路都不会对用户有任何影响;从而确保了交易者所持有TOKEN的安全。


这些功能使那些交易所难以成为绝对的中心点,因为投资者的订单可以并不固定于某个交易所,连TOKEN都不在交易所那里。这种去中心化的发行TOKEN以及去中心化的交易流转,使得TOKEN不易被操控,TOKEN价格也就更能稳定地折射出相应的价值。


路印协议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技术体现了区块链技术的内在精神。


诚信可信经济组织可利用区块链技术发行TOKEN融资也由世界银行向外发布的一则新闻证实。


2018年8月10 日世界银行宣布,已授权澳洲联邦银行(CBA)发行世界上首个区块链债券。这项债券由 CBA 负责筹划,命名为”Bond-I”,全称是”Blockchain Offered New DebtInstrument”(区块链发行新债券工具),目标筹资 1 亿澳元(约合人民币 5 亿元)。


澳洲联邦银行指出,这一债券是世界上第一个采用区块链技术来建立、配置、移转与管理的债券。债券推出后,将在世行与 CBA 共同经营的区块链平台上进行发行与销售。


对此,《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认为,这是区块链技术迈向主流的又一有力迹证。


在此之前,已有一家英国公司 Nivaura 在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监督下,尝试透过以太坊公链发债。加州柏克莱市政府也曾表示,正在探索如何采用区块链技术发行市政债券。而世行的入局,是迄今为止的最高层级单位。


世行通常每年约发行 500 至 600亿美元债券,用以支持新兴经济体的发展。该行认为,区块链可以让发债过程更有效率、减少不必要的中介。世行债券与资本市场运营部门负责人 Paul Snaith 说,过去债券销售结算的”T+2(天)”,未来可能会变成”T+2(分钟)”。


世界银行在其官网上列举了资本市场利用区块链技术的优点。


上述的阐述分析旨在说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是可以融通资金的,但也要贯彻区块链技术的精神使资金的融通基于诚信的技术机制保障下实现资源与有效劳动的结合创造财富。


但要贯彻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技术精神并非一日之功,而必须结合现有政体中既有的或可高成本信任的机构主动可控作为稳步推进。正如当年倡导搞股改时,邓小平说,“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


而区块链技术中的联盟链及跨链技术使得政府对诚信可信经济组织直接融资也有足够可控的方式与工具,也能够实现分步骤稳妥发展的既定目标。


联盟链较公链更易落地使用,有更良好的操作性及风险可控性。


联盟链的技术目前可以做到完全在不宕机的情况下,动态的增加或者减少节点,即便出现宕机,也能使数据动态恢复。区块链是多活系统,如果一个节点宕机,大概率不会影响正常业务开展。区块链的技术特点也保证了即便某个节点出现宕机等故障之后,所遗失的数据也会自动根据系统最新的状态进行同步。


联盟链技术还可以设置权限控制机制,可通过CA( Certificate Authority,认证授权)划分节点角色。比如,有的节点既可以参与共识,又可以记帐;有的节点只可以记帐,有的节点既不可以共识也不可以记帐,只能参与智能合约的调用,有的甚至是一个观察节点。对节点权限划分就可以进行权限控制,包括节点动态加入过程中,可以通过CA来控制整个节点的准入。公有链则没有权限控制机制的,相对来说是一个完全公开的网络。


联盟链的数据也可以是分区的,Fabric的multiple channel以及趣链的namespace(命名空间隔离),可以使数据分区针对每笔交易或每个智能合约都进行指定,比如,可以指定说一共有一百个节点,其中某十个节点是一个namespace,一笔交易或者一个智能合约只在这十个节点中生效,只有这十个节点有数据,这就实现了数据上的物理隔离。目的是使一些共处于联盟链中的节点数据不被竞争对手看到,以适应现实的业务场景。


联盟链技术的应用也可以视为“链改”的可控试点,这也体现了区块链技术的实用性。


跨链,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手段实现价值在不同链之间的流转。


跨链技术在区块链技术体系中渐已成为常规技术,使不同联盟链需要价值流通转让时可实现连接,从而为稳妥地拓展联盟链的应用场景奠定了基础。这种技术也就可以在确保了成功试点的基础上进行拓展应用,并进而发展出公链的应用场景。


联盟链与跨链技术,将为政府稳步而大力推进各类经济组织的链改行动提供了良好而灵活的技术选择。


这也确保了即便在中央政府的主导下展开全国的“链改”行动,也能够做到可控稳步而安全有序地展开。


2018年,中国的区块链需要每一位区块链从业者,共同推进区块链改革发展的落地行动计划中来。加入(链改)超级节点,未来在区块链发展的道路上,定能披荆斩棘,共同创造区块链坚不可摧的基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关于链改的思考(上)